想当幼师却到了福利院她给孤残青年点亮生命注入希望

“我希望孩子们三好,在福利院能得到‘好照顾’,回归家庭做个‘好家人’,出了社会做个‘好帮手’。”在广州市社会福利院护理岗位上工作了十四年,护理员刘萍早已被孩子们视作“亲人”。

这是一群被贴上“孤儿”标签的孩子。而在护理岗位辛勤耕耘多年的刘萍却一直努力着给自己的这些“孩子”撕下标签。多年来,她服务过的对象包括婴幼儿、青少年及中老年人,为了提高自己的服务水平和能力,她在工作期间考取了护理员、教师、社会工作师等资格证书。

过硬的护理技能、日复一日的陪伴和护理以及“以生命触动生命”的行动,刘萍早已成为了福利院孩子们的希望,不仅成功帮助多名孩子成年后回归社会,还助推3名青少年获得到市残奥中心参加集训的机会,其中1名孩子获得亚残运会硬地滚球双人赛冠军等多项国家级、世界级荣誉。

“最大的心愿,不单单是照顾这群特殊儿童,给孩子们一个家,而是给孩子们的内心注入希望,注入光明,让他们知道自己是有价值的人。”如今,刘萍依旧活跃在基层,在最艰苦的一线与这群孩子们共同努力、共同成长发展,让那些陷入困境无法走出的孩子们重新寻找希望和爱。

作为一名在福利院的护理员,刘萍也困惑过、哭过,但她和她的同事们始终是无怨无悔地为孩子们奉献着。很少有人知道,刘萍最初的梦想并不是护理员,甚至在因偶然的机会走进福利院前,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会与一群特别的孩子交织在一起。

“学生年代就想成为一名幼师,只是家里人反对,就没了后续。”刘萍回忆道,与福利院的交集,源于自己成立家庭生了孩子后,再次争取到广州市社会福利院的一个幼儿园老师职位,“带的都是三到四岁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孩子。”

后来,广州市社会福利院招收护理员。刘萍回忆道,感觉这跟自己本身的工作区别不大,因此,从2005年开始走进了这一领域。然而,刘萍实践下来发现,“护理员要24小时全程轮班跟进,孩子不会说自己的患病状况,可能前半个小时没事,半小时后就突然高烧,所以需要密切关注。”

她说,从接下了这份工作开始,就要仔细交接班,无论吃、睡、排泄物、哭闹次数、翻身次数等都要有记录交接,每一种疾病还要有不同的观察点。“有时面对一群正处于叛逆期的残障儿童还会沮丧,因为想不出办法来解决他们的异常问题,甚至被他们气哭。但大多数情况下我都是觉得他们很有趣的。”

“而且我知道发火也没有用,放弃他们也不行,因为第二天上班还是要面对他们”。一名叫想想(化名)的孩子让刘萍最为印象深刻。青春期的想想十分敏感,非常在意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到了特殊学校上课后,会因为别人学他走路而不开心,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怎么都不肯出来。刘萍见状,就在一旁静静地陪着他,等待想想发泄完脾气后,再从关心爱护的角度出发,与他一起解决难题。

在与刘萍相处的短短半年期间,想想进步喜人,不仅讲文明懂礼貌,还被广州市残奥中心的教练看中,获得了集训机会。为此,刘萍很为他感到高兴,然而没想到想想虽然很快适应了新环境,却因为不能适应原来的训练项目被送了回来。

“萍姐,我想回去集训,我在那边很乖的,能不能让教练给我换个训练项目,我会努力再努力的。”回来后,孩子苦着脸说。听到这话,刘萍感受到孩子对回归社会、探索世界的渴望,感觉到他是真正成长了,决定替他再争取一次机会。经过与教练的多番沟通以及想想自己的奋力争取,想想获得了换项目继续进行训练的机会。

对此,想想很感激刘萍,并且更加努力地投身到训练中去。在2014-2019年间,想想在残疾人体育界获奖无数,不仅多次在全国硬地滚球锦标赛中斩获佳绩,还分别在BISFed 2019广州硬地滚球亚洲及大洋洲公开赛和2019年韩国硬地滚球亚洲及大洋洲锦标赛中荣获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好成绩。

见证改变和美好的事情发生在孩子身上,对刘萍来说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她总是不断寻找孩子们未来的希望。2014年,刘萍直接进入到了福利院里最特殊的一个班——男青班。这里的孩子都是男性,大多存在不同程度的智力及肢体双重残疾,不仅人数最多,年龄跨度(7-60岁)也最大。

“做好护理员工作不容易,做好男青班护理员工作更难。”在刘萍的记忆中,刚刚到男青班报到的第一天,“当时同事说带我去看看儿子们,我还乐呵呵地跟着就去了,因为在福利院的孩子们在我们心里就是自己的孩子,可是没想到当我第一眼看到他,就惊呆了!”。在二楼,冷不丁出现在刘萍视线中的,竟然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几,体重超180多斤的,没有穿衣物的男孩子!“虽然我知道这个班很特别,但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情形。”

孩子们是会长大的,然而脑瘫孩子和多重残疾孩子的病痛并不会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消失,受智力和身体双重障碍困扰,他们难以离开福利院进入社会,尽管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更多时候,他们是需要护理人员帮助的。

在很多人眼里,刘萍瘦瘦小小的,体重不足90斤的她要服务体重平均有120斤的孩子们。市社会福利院定期会举行消防演练,在那时,不少人会惊讶地看着刘萍或扶着、或抱着这些“孩子”紧急疏散,纷纷赞叹她臂力了得。可刘萍想做的,不仅仅是体力活。

“其实我心里没底,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解决孩子的异常行为,但觉得总要想办法给他解决。”随着工作的深入,刘萍逐渐发现,仅仅保障护理质量并不能真正提高孩子们的生活质量,他们还需要心理疏导、情绪引导等专业服务,发现叛逆思维及行为需要及时予以疏导,灌输“规矩”概念。为此,刘萍开始攻读社工专业书籍,并尝试运用在日常护理中。她着手编排了工作流程及工作职责,并在实际操作中一对一地向其他护理员提供技术支持。

后来,刘萍找到了适合自己和“不穿衣服”孩子的方法——“我希望让他感知到别人的关心,别人的生活,从内化的世界里感知外界。我相信,尽管他精神发育迟缓,但是总有一天他能感知到。”刘萍总结道,对于孩子来说,不穿衣服应该是一种习惯,所以要改变这个习惯养成背后所处的环境,进而改变习惯,或者养成其他习惯,以及开展各种活动,丰富孩子的生活。

刘萍举例道,“我用婴儿方式,扶着他的脸,让他和我对视;抓他的手,说好暖,好安稳,去哪儿都带着他,跟他说话,连拉带哄,让他跟着我。”这样经过大半年后,孩子会偷偷瞄她一眼。而且撕扯衣服的次数减少了。刘萍说,“现在我们说:叫阿姨好,他也会说:叫阿姨好。虽然是跟着说,但我觉得当复读机也好,也是个进步”。

孩子要融入社会,不仅需要设身处地了解孩子的需求,还需要有系统化的解决方案。刘萍告诉记者,以前个人经验不足,很多认识浮于表面,很多问题都会觉得很棘手。现在个人能力提升,团队总体能力和专业链接大大加强。

刘萍将8个独立房间里的19名行动自如的孩子分批次安排在同一个活动室内,引导他们逐渐适应多人同室相处,然后通过设置集体活动、护理员给予高度关注及时引导等方式方法,提升他们的认知意识、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经过十一个月的努力,孩子们在白天都愿意出来适当活动充实身心。

此外,刘萍还以正向教育方法为依据,从生活实际需求出发,编排出沐浴、洗手、待餐、如厕、下楼活动等规范,核心理念就是灌输“规矩”这一文明概念。同时,她还进一步强化了沟通理念,鼓励孩子们通过语言或肢体动作表达需求,避免因沟通不畅导致烦躁的情况发生。

“刚来的时候,值班发现床上有黄色斑迹,老护理员告诉我说是青春期孩子的行为。我当时觉得这是孩子的正常需求,不能制止,要疏导”。刘萍把这群孩子集中,到了中午提醒他们上厕所,或者给他们葡萄糖水喝,到时间让他们去厕所。发现有性行为的苗头,马上用手语提醒他们去厕所。她告诉记者,这个过程看似简单,但是用了三年时间,最终基本上大部分孩子能明白去厕所解决。

众人捧柴火焰高。刘萍也一直通过规范的操作影响着身边的工作人员。她经常利用班会和工作闲暇时间探讨护理质量提高的办法,潜移默化地向其他工作人员传递团结互助的精神与工作技巧,减少不良情绪的形成,优化工作氛围。

“除了生活上吃喝拉撒睡以外,还要‘养、治、康、教、置‘。置,就是孩子成年后,能力达到一定水平,我们会协助他们到公租房、模拟式家庭里生活,或者培训技能,尽量让他们融入社会。所有这一切,没有团队只靠个人力量根本不可能做到。”

与此同时,刘萍十分重视护理员的“传帮带”工作,通过采取一对一带教、小组合作、实况模拟等不同方式培养、帮带新入职护理员,平日里通过班会、日常工作中的共同探讨,潜移默化地对班内的工作人员传递团结互助的精神,传递工作技巧,减少不良情绪的形成,在最艰苦的地方,需要共同努力才能形成良性持续发展,只有生命才能触动生命。

在她的带动下,福利院不仅成功帮助多名孩子成年后回归社会,还助推3名青少年获得到广州市残奥中心参加集训的机会。有几个已经出去工作了,有从事餐饮的,洗车店,还有做厨师的,他们还会从微信上发蛋糕卡给刘萍。“其实在我看来,照顾孩子们的吃喝拉撒不是最困难的,我觉得最难的是如何在他们内心注入希望,注入光明。希望他们知道,福利院永远支持他们,是他们的大后方,是坚强后盾,是家。”

曾经有福利院的孩子出去参加工作后,在一次手术中要求福利院工作人员作为家属签名,但是却请求不要告诉人家他是福利院的孩子。这件事情深深触动了刘萍。“我告诉孩子们,福利院的孩子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自己要做好,脸面是自己挣回来的,不是人家说出来的。如果能自食其力的话,应该很自豪告诉人家,我就是福利院的孩子。你们要争气,老师和护理员们就开心了”。

护理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很多护理员工作时间照顾特殊儿童,下了班还要照顾家庭。但越是辛苦的工作,越是需要有凝聚力的团队,从各方面地去给孩子们提供全方位的照顾和帮助,才能让他们真正活得有尊严、有价值。但说到福利院这几年的变化,刘萍深有感触地说:现在的福利院已经今时不同往日,每一个个案都可以和社工连接,和医生、康复师连接,从“养、治、康、教、置”五个方面做出护理方案。护理员、社工、康复师、特教老师、医生,这样的团队成为孩子们坚强的保护屏障。

对工作有热情的人才能坚持,并且感染到整个团队。刘萍告诉记者,“这么多年真的没想过转行,尽管很辛苦。但有时候孩子一句话,我就会觉得很欣慰,很舒服。”在她看来,要成为一名称职合格的护理员、民政人,就是要始终树牢并践行“民政为民、民政爱民”理念,除了要有爱心之外,还要把这群特殊孩子当成家人,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

她说,如果做不到这点,只是单纯上下班,那么日子会很难熬,“我是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希望自己能和团队一起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很多问题会突发,要反思,甚至推翻以前的做法,去做得更好。我希望团队每一个人上班下班的心情都是很愉悦的,很开心的”。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杨欣、苏赞图由采访单位提供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苏琬茜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