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放弃莫斯科?俄罗斯防长罕见提出迁都西方嗅出了一丝不寻常

提起俄罗斯,中国人民对其有着特殊的感情。不仅是因为双方现在是重要的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而且作为俄罗斯的前身——苏联,确实曾对中国提供了重要的帮助。尽管中苏关系跌宕起伏,但是苏联毕竟给中国带来了156个重要的工业基础项目,正是这些项目落地中国,才形成了中国工业化的基础。在这一层面上,我们是始终怀着感恩之心的。

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每年吸引着大量的游客参观,特别是一到红场阅兵时刻,更是人山人海。莫斯科作为俄罗斯的首都,从建城并成为首都至今已经有了800多年的历史,这一重要城市就是俄罗斯的代表。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近日,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居然再次提及要迁都之事,还想要把首都迁到遥远的西伯利亚地区。那么,绍伊古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对此,普京的态度又是如何?俄罗斯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首都莫斯科呢?这一行动又引起了西方国家怎样的看法?

莫斯科、圣彼得堡、斯大林格勒,这些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城市名称,每一座城市的背后都有很多或动人心弦,或感人肺腑的故事。就拿莫斯科来说,资料显示其最早被记载是在公元1147年,莫斯科见证了这片土地的政权一路从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到如今的联邦制国家。如今,莫斯科早已经成为了千万级人口的超大型城市。

对于俄罗斯人来说,莫斯科的特殊性一方面在于其深厚的历史底蕴,这里既有传统建筑,又有现代思想,是俄罗斯政治、经济、文化等的交汇地;另一方面,红场的存在,在精神上鼓舞着每一个俄罗斯人。同其他大多数国家不同的是,为了提高民族的凝聚力,展示本国的实力,几乎每一年,俄罗斯都要搞一场红场阅兵式,这已经成为了其的保留节目。

这一次,绍伊古提出要迁都的建议,乍一看确实令人匪夷所思,因为莫斯科这座城市不仅汇集了俄罗斯很多先进的理念、技术、文化,也承载着整个俄罗斯各民族人民的精神记忆和向往。建一座这样的城市,将其运行的如此有秩序、有活力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百姓对于这座城市也有着很多寄托。

我们说得大一点,国际局势促使各国的保守派势力不断集中和加强,这导致民众希望选举出一个有着绝对权威、绝对控制能力、强硬的领导者。普京作为俄罗斯人民如今的精神和现实领导者,虽然生于列宁格勒,但是确实在莫斯科当选的总统,并且一路在克林姆林宫里带领人民逐步实现民族的复兴。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普京这个名字已经于克林姆林宫、与莫斯科紧密相连,这里更是俄罗斯未来的希望。

不过,绍伊古作为一个现实派,又是普京亲密的朋友,其发表的言论一定是有道理的,至少不会是胡说。在新冠疫情肆虐、国际局势动荡的时刻,绍伊古的此番表态,背后既有着自己的盘算,也有着自己的无奈。

就绍伊古提出的迁都西伯利亚地区的建议充分体现了其对于未来俄罗斯要面临的困难的充分估量,以及仔细的盘算。

首先,疏解首都功能,为莫斯科减负。现在的俄罗斯人口分布极不均匀,西部地区是广袤的平原,这里的人口主要聚集在几大城市,其中俄罗斯是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虽然俄罗斯政府利用科技手段,不断完善城市的运营与管理体系,但是无奈人口不断增长,确实给这座近千年的城市带来了严重的负担,无论是教育、医疗资源,还是人民的居住环境,政府做得越来越吃力,如果不进行适当的分流,未来一定会遇到城市管理的瓶颈。绍伊古的这一决定,正是基于疏解首都功能,建立卫星城市,为莫斯科减负。

其次,提振俄罗斯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西伯利亚地区人口稀疏,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还不到1个人,发展的潜力巨大。就如中国的西部大开发战略一样,如果俄罗斯能够在西伯利亚地区建厂,实现工业能力的再复制,不仅在经济成本上会获得更大的优势,而且在带动该地区的经济和就业问题上也会取得突破,从而让俄罗斯获得更多的经济增长动力。

再次,改变单一出口型国家,保证国家经济安全。俄罗斯是一个能源出口型国家,每年大量的外汇都是依靠能源的出口,配以武器系统的出口来获得的。但是这样的经济结构很容易将自己的经济命脉把控在其他国家手中。美国只需要压低国际能源价格,就可以实现对俄罗斯的“降维打击”。因此,如果能够在西伯利亚地区开发出多元的经济模式,例如构建中高端的产业链,提升俄罗斯的出口品种、优化结构,就能够保证国家的经济安全,将经济发展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最后,实现东西部文化与社会充分融合。俄罗斯横跨11个时区,西部地区的人民更多地认同自己作为欧洲的属性,而东部地区的人们往往更多接受亚洲文化的影响。这一点有点儿像现在的乌克兰。作为“欧洲之门”的乌克兰,西部地区主要受欧洲影响,东部地区受到俄罗斯文化的影响,以第聂伯河为分界线,以东地区的人民甚至更多地想要加入俄罗斯联邦的统治。对于实现民族的充分融合发展,迁都西伯利亚将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然而,面对迁都之事,俄罗斯总统普京显然从更高的角度出发,去平衡看待这一问题,其只是部分同意绍伊古的看法。

普京作为现代以来,俄罗斯最成功的领导者,备受民众的喜爱和拥戴。现在,普京个人已经成为了俄罗斯力量的代表。面对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的表态,普京表示部分同意。

一方面,普京认同了关于开发远东地区,也就是包括西伯利亚在内的广袤的俄罗斯东部地区;另一方面,对于迁都的事,普京并没有表示出感兴趣。实际上,普京的心里在盘算着一盘大棋。

首先,开发远东地区对俄罗斯具有双重战略意义。俄罗斯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利,以北约为首的西方国家不断利用“北约东扩”来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特别是从俄罗斯的西部安全局势,日益恶化。乌克兰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风向标。如果作为曾经苏联的加盟共和国的乌克兰被北约拿下的话,不仅从军事方面,对俄罗斯十分不利,而且在心理上也会给俄罗斯人民以很大的触动。因此,分步骤地开发远东地区,将自身的战略能力不断东移,对于保护俄罗斯作为大国的战略基石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此外,在俄罗斯的东部地区,日本一直对于北方四岛虎视眈眈,在这一地区部署先进武器,也能够有效震慑美日在这一方向的战略力量。当然,如果从远东地区发射战略武器到美国,不论是本土还是前进基地,距离都是相对比较近的(除了北极航线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在黑海长期被北约封锁的情况下,作为俄罗斯战略核潜艇的堡垒区的远东的出海口,成为了为数不多的俄罗斯能够自己掌控的战略要道。

另一方面,正如绍伊古所想,大力开发远东地区,确实对于俄罗斯具有很大的经济利益。这一地区的物产丰富,特别是战略能源,被开发的程度远远低于西部地区。因此,虽然这一地区气候相较于西部地区更加恶劣,但是站在国家利益的角度层面去考虑的话,价值还是非常高的。

其次,保住莫斯科的首都地位,关系到俄罗斯当下及未来的命运。现在国际社会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代,各国之间敌意渐升,特别是西方国家对于俄罗斯的敌意不仅由来已久,而且在美国的挑唆下,双方的关系更是雪上加霜。

俄罗斯作为一个世界性大国,在国际局势动荡的背景下,必须要保持充分的战略定力,要保持国内的政局和社会稳定。莫斯科作为一座拥有近千年历史的古城,不仅汇集了俄罗斯各路顶尖人才,更是代表着俄罗斯的文化和历史。

想要维持内部的团结,就必须要不断回顾历史并不断利用具有号召力的活动来凝聚民心。在这一点上,莫斯科有着独一无二的优势。如果你走在莫斯科的街上,就会发现传统的俄式建筑随处可见,一砖一瓦间默默诉说着俄罗斯民族的历史和故事。加之每年在这里举行的红场阅兵仪式,以及普京本人施政之地的身份,使得莫斯科成为了凝聚民心的最好选择。

再次,对于国际局势走向的准确判断。美国一直视俄罗斯为自己最大的现实威胁,对于这一点,拜登已经挑明了。拜登上任后,曾经公开表示,俄罗斯是美国最大的威胁,而中国是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

在中美俄激烈博弈的过程中,俄罗斯与中国始终坚定地站在一起,特别是美俄领导人峰会拜登失利之后,美国对俄罗斯的敌意更加严重。然而,尽管如此,对于普京来说,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其认为不会发生大国之间的直接对抗,甚至全面战争。

原因很简单,俄罗斯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核武器,就凭这一点,美国就会一直忌惮俄罗斯。普京肯定十分明白,每天都会有很多来自美国的导弹瞄准着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甚至是瞄准着克林姆林宫,但是,俄罗斯不会因此而屈服。不迁都,一方面体现了普京的自信,另一方面也彰显了俄罗斯战斗民族的精神。

普京对于国际局势的准确判断,不仅能够稳定俄罗斯的政局、民心,也能够向世界各国传递出俄罗斯坚持正义、维护世界政治多极化、坚决反对霸权主义的决心和能力。

最后,找出更具有可行性与全面性的发展模式。虽然普京扛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压力,不断推进民族复兴的进程,但是,国家的强盛是建立在强大的综合实力的基础之上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是不变的客观真理。仅靠一时嘴快来治理国家,是无法持续的,最终也一定会失败。因此,普京在全面考虑俄罗斯迁都问题的同时,也找出了更具有可行性与全面性的发展模式。

之所以绍伊古建议迁都,无非就是处于经济、政治、军事方面的考虑。对此,普京心知肚明。抛开政治和军事不说,开发远东地区确实是千年大计,能够为俄罗斯提供长远的经济增长动力,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要想尽快改变俄罗斯经济困境,就必须选择跟信得过的有实力的伙伴深度合作。

中国就是俄罗斯最好的选择。中俄之间不仅是全面战略合作伙伴的关系,而且两国无论从文化、传统友谊还是从国家利益和目标方面都有着共同的基础和利益。中俄之间的经济具有高度的互补性,对于中国来说,俄罗斯的部分技术,特别是军事技术是我们所需要的,对于俄罗斯来说,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实践经验能够为自己提供帮助。

当然,双方仅就远东地区开发的合作就有很好的前景。俄罗斯开发远东目前的主要困境就是没有技术和资金,而中国作为基础设施兴建能力强大的国家来说,不仅能够为俄罗斯提供基建方面和规划方面最好的支持,而且在资金方面也能提供帮助。无论俄罗斯决定是否开发远东地区,中国都能够有很多机会同俄罗斯合作,为俄罗斯经济的提升提供机会和帮助。

因此,对于普京来说,开发远东地区战略是很必要的,但是迁都确实一件很敏感的事,特别是在当下这个时局动荡的年代,绝不能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又生出另一个问题,或者说因小失大。

西方世界现如今全面向东看,由于美国的挑唆和斜坡,很多包括欧洲国家在内的西方国家都视中国和俄罗斯为最大的对手。

中俄两国作为新兴国家的代表,出于维护公平与正义的目的,希望对国际秩序进行改革和调整,目的是使之能够满足在新时代背景下,各国发展的需求。然而,霸道惯了的西方国家,不可能轻易放弃唾手可得的利益,必定会全力反抗。

在东西方博弈的关键时刻,绍伊古的言论,显然让西方国家敏感的神经再一次绷紧。他们认为,俄罗斯在这个时候提出要迁都,很可能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把大量的战略力量东移,并建立一个所谓“备份的城市”,无非就是想要和西方国家殊死一搏,做好了全面核战争的准备。

然而,我们不得不佩服西方国家的想象力,他们自己秉持着过时的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思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想要害别人,所以老认为别人也想要害自己。

实际上,中俄两国的战略目标非常清晰,就是实现民族复兴和国家富强,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的主动攻击性。如果不是西方国家不断挑事儿,不断压缩中俄两国的战略空间,中俄两国也不会发起反击。

中俄两国之所以能够形成全天候的战略伙伴关系,不仅是源于两国地理上的相近、文化上的相同、战略目标上的一致和思想上的趋同,也受到国际时局的影响,毕竟双方有着共同的敌人。

因此,担心中俄强大,甚至最终走到一起的西方国家,现在还不明白,是他们自己一手造成了现在的局面,责任全都应该让他们自己承担。

总之,俄罗斯防长罕见表示要迁都,是从国家安全层面出于对俄罗斯所面临问题的长远谋划,而普京对于放弃莫斯科想法的间接否定,是站在一个更高层面的正确、长远而全面的战略考量。只要中俄两国能够肩并肩,密切合作,不管西方如何挑衅,最后的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