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贤洙:从韩国到俄罗斯 遗憾与坚持下的短道速滑六金王

北京时间2月13日,北京冬奥会的短道速滑比赛结束了倒数第二个比赛日的争夺,还剩下最后两项女子1500米和男子5000米接力的比赛将在16日进行。这也意味着观众们在电视转播中寻找场边中国队教练身影的机会剩得也不多了。

中国短道速滑队的教练组可以说是运动员之外的顶流,而安贤洙更是其中最显眼的一位。这位冬奥会6金得主,现在是中国短道速滑队的技术教练。从训练场上他与运动员们的交谈说笑,到运动员们赛后与他拥抱庆祝,都可以看出师徒之间深深的情谊。

武大靖在一次采访里说,安贤洙前几天跟他聊天,让他滑到2030年。从2014年索契第一次参加冬奥会,如果线年,那么就是五届奥运会了。其实参加五届奥运会,又岂不是安贤洙自己一份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作为短道速滑届最传奇的人物,安贤洙20岁时,即在都灵冬奥会获得三金一铜的成绩,本该开启统治时代的他,职业生涯余下的时间里却充满着无尽的错过、遗憾、企图掌握自己命运的顽强坚持以及最后的无能为力。

2002年,16岁的安贤洙在世界青年短道速滑锦标赛中夺得男子1000米、1500米、男子接力和个人全能四枚金牌。当时,韩国短道速滑队的一名队员受伤,主教练全明奎破格将就读于韩国体育大学的安贤洙未经选拔收入国家队,出战盐湖城冬奥会。这届冬奥会中,年龄尚小的安贤洙并未登上领奖台。但是在随后的都灵周期中,他已经展现出了男子短道速滑项目中绝对的统治实力夺冠后成为短道届冉冉升起的新星。连续四年的世锦赛中,男子1500米项目的金牌从未旁落。

2006年的都灵冬奥会中,安贤洙连夺1500米、1000米和5000米接力三枚奥运金牌,还拿到500米铜牌。然而耀眼成绩之外,韩国队内的冲突逐渐浮出水面。

在接力比赛之前,韩国队内传出谣言,因为安贤洙已经拿到了金牌,比赛时就不会全力以赴。然而,决赛场上却是安贤洙在最后一圈将速度和超越技术发挥到了极致,外道超过半决赛第一名的队伍加拿大队选手,第一个冲过终点。接力比赛夺冠后,韩国男队的几名队员围在一起庆祝,安贤洙则一个人默默在一旁与女队的教练一起庆祝。

矛盾早已深埋。韩国冰协内部的派系斗争十分严重,韩国体育大学为代表的“体大派”和“非体大派”之间的斗争严重,不同教练带领的选手就等于加入了教练相应的派系,不同派系间关系十分紧张。被全明奎一手挖掘的安贤洙自然是“体大派”的一员。

在都灵冬奥会之前,安贤洙在韩国队内的日子就非常艰难。一次参加比赛时,队内前辈在赛前私下要求安贤洙让出金牌。赛场上老队员对他大喊让开,安贤洙虽然让他过去了,但对身边的后辈大喊,一直滑到最后。最终,冠军被后辈所得。没有拿到金牌的前辈让他们两人戴着头盔过去,然后狠狠殴打他们。甚至还出现过他的冰刀被人动手脚的情况。冬奥会之前,安贤洙只能与女队一起训练,因为女队的教练是“体大派”,而男队的教练是“非体大派”。

然而,安贤洙与“体大派”领袖全明奎的关系也并不好。2007年,全明奎希望安贤洙进入韩国体育大学读研究生。但安贤洙却希望能继续专注短道速滑训练,加入了城南市厅运动队。这样违背的决定,让他的生活更加艰难。

2008年,安贤洙在一次训练中膝盖骨折,受伤严重,但因为此时不在国家队比赛期间,韩国冰上联盟拒绝为他提供资助。自费前往俄罗斯进行了4次手术后,安贤洙在次年4月终于重返赛场,但由于韩国冬奥会选拔积分赛那时已经早早结束,他只好无缘温哥华冬奥会。

本来想着还可以备战索契冬奥会,但韩国在温哥华之后改变了国家队选拔制度,更加看重绝对速度,这让年龄渐长、以超越技术著称的安贤洙成绩不佳。2010年,他落选国家队。祸不单行,此时他效力的城南市厅运动队解体,而竟然没有任何一家俱乐部愿意接收他。

此时,俄罗斯向他抛出橄榄枝,希望他能来俄罗斯训练,也代表俄罗斯参赛。然而,安贤洙还是希望可以继续留在韩国滑冰。2011年,他再次落选韩国国家队,这也让他彻底失去了出战索契冬奥会的机会。面对俄罗斯的再次邀请,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改换国籍,继续短道速滑运动员生涯。2011年6月,安贤洙离开生活了26年的祖国,远赴异国他乡。他说,如果能不去俄罗斯的话,我真想留下来,留在韩国继续滑冰。

去到俄罗斯后,安贤洙艰难的日子并没有结束。由于缺乏系统性的训练,他一开始的状态并不好,甚至于止步预选赛。俄罗斯的短道速滑运动员都知道安贤洙是多么传奇的一位选手,甚至觉得他不是常人,是机器人,但看到他的比赛与训练表现之后,无意间流露出的“廉颇老矣”的态度深深刺痛了安贤洙。

安贤洙的妻子禹娜丽给安在城南市队的教练黄益焕打电话,黄益焕知道,俄罗斯国家队的水平大概只有韩国初高中选手的水平,如果安在预选赛就淘汰了的话,那情况真的很糟糕。为了学生,他也赶赴俄罗斯,为他制定私人的训练计划。

2011年12月底,安贤洙正式宣布入籍俄罗斯,改名为维克多-安。这个名字是致敬韩裔苏联摇滚明星维克多-崔,同样也象征着胜利。他的腰间有一行汉字的纹身——初心不忘摩斧作针,后背上则纹着一个奥运五环。在奥运精神的鼓励下,不断坚持,永不放弃,是他索契周期这四年,也是他整个职业生涯的写照。

12/13赛季世界杯卡尔加里站男子1000米的比赛中,安贤洙终于时隔五年再次站上了国际赛场的最高领奖台。这一次,打在冠军之后的名字已经从Ahn Hyun-Soo,变成了Victor An。

索契冬奥会中,安贤洙在第一项1500米决赛中获得铜牌。冲线后,他说自己心里正在默默流泪,但是不能哭出来,因为眼泪要留到夺冠之后。

这一天来得并不是很晚,在几天后的男子1000米决赛上,安贤洙与队友一路在前领滑,最终第一个冲过终点。赛后,安贤洙久久跪在赛场中央,俯身亲吻冰面。这一刻,他向全世界证明了自己的坚持是正确的。在后来的比赛中,安贤洙又在500米项目中创造了起跑落后却在最后一圈连超两人夺金的奇迹,并带领俄罗斯队获得了男子接力金牌。时隔8年,他终于又成为了冬奥赛场上最耀眼的三金王。

2018年,人们都关注着安贤洙会带着怎样的心情回到平昌比赛,又会取得怎样的成绩。然而就在开赛前两个月,国际奥委会宣布因为俄罗斯大面积使用的问题,将俄罗斯禁赛四年,但符合条件的运动员可以以“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的名义参赛。1月28日,国际奥委会批准169名俄罗斯选手参赛,其中却没有安贤洙的名字。

随后,安贤洙发布了一封致巴赫的公开信,称自己严格遵守了反法案,被排除在名单之外却让人们认为他是一个使用了的运动员,并要求国际奥委会对他的禁赛作出解释。然而,国际奥委会的回信却是一句“不会对个例运动员为什么被禁止参加奥运会比赛做出解释”。就这样,带着无尽的遗憾,安贤洙又一次与冬奥会失之交臂。

2018年9月,安贤洙宣布退役,随后又在次年2月复出。2019年12月8日,安贤洙与队友获得短道速滑世界杯上海站男子5000米接力的冠军、混合2000米接力的亚军。中国的粉丝与他在场边合影,期待着或许在三年后的北京冬奥会可以再见。

北京冬奥会他来了,但却是以教练的身份。世界杯上海站的比赛成为了安贤洙在世界赛场的谢幕之战。2020年4月,安贤洙宣布因为膝伤退役,在北京再以选手的身份参赛成为了不可能。

2018年,安贤洙与妻子来北京旅行时,时任中国速度滑冰国家集训队主教练的王濛邀请他观摩了国家队的训练,首次向他发出了退役后来中国当教练的邀请。或许因为希望退役后更多回归家庭,安贤洙在当时并没有答应。上海世界杯之后,王濛又向安贤洙发出了邀请。2020年9月,安贤洙来到中国,开始担任短道速滑队的教练。

他对短道速滑的理解和认识真的是另一个高度——韩天宇这样赞扬安贤洙。索契冬奥会中,韩天宇在1500米项目中与偶像同场竞技,最终比他先冲过终点线,赢得了银牌。而今偶像从对手又变为了教练。早在安贤洙索契周期在俄罗斯训练时,他不仅自己回到了作为运动员的巅峰,也帮助俄罗斯整支短道速滑队成为了世界一流的队伍,在男子接力项目上频频站上领奖台,单项实力也有很大提升。

王濛评价安贤洙说:“他不是一个我作为教练,我有多么丰富的经验,我来教给你们,而是他作为一个自己去既当教练,同时他还做运动员,他每天在训练场上去陪着运动员一起滑冰,自己亲身地去真正地参与进来,领着大家一起训练。”

切实看到冰场上和队员一起训练的身影,会更好地理解王濛的意思。无论他在北京冬奥会之后是否会继续在中国队任职,都祝愿安教练以后的生活可以可以天天开心。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